久久小说网

第一卷 【113】第一天报到京大!(1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温宁打量那个女人时,那女人似有所感的朝车这边看了一眼。

    黑暗里,根本就瞧不见温宁,只知道楚厉的车座上坐着一名女性。

    女人眯了眯眼,眼中透露着不可置信。

    很快,她眼中的不可置信被楚厉高大的身躯挡住。

    两人站在那里说了一会儿话,声音渐小渐大的传来,温宁听得不是很直切,若是修行够强大些,可听方圆千里。

    楚厉仅和她说几句,就令她离开。

    对于女人找到这边来的事,楚厉并不是很高兴。

    临走时,那女人还远远的看了温宁这边一眼,从后面的门离开,并没有走过来。

    看着女人走远,温宁眼眸眯得更紧。

    连门都是从后面走,这让人觉得他们是想要隐藏些什么东西。

    “回屋吧。”

    楚厉的声音在车门边响起。

    温宁打开车门下车,看着女人离开的方向问:“那是谁?”

    楚厉道:“不相干的人。”

    温宁也没追问,点点头和他进屋。

    ……

    m大。

    温宁今天过来将小狼领回公寓。

    温宁这边已经停课了,纪馨醒来后就不记得之前经历的事情,宁绍杰将人带回了纪家。

    整个宿舍只有温宁一个人在。

    校长室。

    面对这边的询问,温宁始终保持着淡雅的微笑。

    “手续办好后,我会离开m大,多谢m大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副校长听到这话,愣了半天,说道:“京大医学部,很不简单呐。”

    “京大肯收我是我的荣幸。”

    “你的医术很好?为什么会在m大?”副校长并不是好奇的问,而是带着目的性的问。

    “略懂一二。”

    说略懂一二实在太谦虚了。

    “我这边有个家庭医师的职位提供,等你有所成,我再给介绍过去……”

    “家庭医师?”温宁摇了摇头,拒绝:“副校长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并不喜欢被挥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生意。”

    做家庭医师说好听点自由,可也有很多的束缚。

    因主人家的心情而定,遇上个好主那就是好,遇到个蛮缠的,那可就惨了。

    而且,以她的性子并不适合什么家庭医师。

    副校长笑了笑,看了温宁一眼拿起电话拔通了一个号码。

    然后起身,对温宁道:“你先跟我来吧。”

    能够被京大医学部破例录取的,副校长觉得这个丫头有自己非凡的实力。

    “副校长这是?”

    “跟我来就是。”

    “我的狗……”

    “带上吧,就去见一个人,那个主人家还是挺喜欢小动物的。”

    副校长第一次接触温宁,却知道这个温宁的背景。

    从农村里出来的人物,哪里有什么大背景能够让她轻易入京大。

    没有背景,那么只有一点可能。

    温宁有自己隐藏的能耐。

    温宁跟副校长离开了m大,实在有点好奇他带自己去哪里。

    抵达一处住宅,温宁就看见里面走出不少提箱子的医生,但从表面上来看,他们的实力还是缺乏了经验。

    “副校长,这是?”

    “进去见识见识!”

    副校长笑而不语,今天带温宁过来,也是因为一个原因。

    住宅宽大,并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地段。

    “这不是李校长吗?”

    从里面走出来的一个提药箱的男人看见副校长就笑呵呵道。

    “郑教授。”

    李副校长笑着颔首。

    “刚才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带这个女娃娃过来?”那郑教授笑着打量了温宁一眼,长得到是漂亮,手里还抱着小狗。

    郑教授没有多瞧,招呼了就离开。

    “进去吧。”

    “这是个医研基地?”温宁从门口都能闻到一股医药味。

    “医协院的人也有在里面,等会儿你站在边上看着就是。”

    温宁了解地点点头。

    走进住宅,温宁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一层直接是一个大厅,摆了不少木桌木椅,还有两排布艺沙发。

    中央摆了几个长方形玻璃桌,拼在一起,成两排摆放。

    木椅和沙发上都坐满了人,有老有少。

    温宁一眼扫过,跟在李校长的身边站在边缘上。

    里面似乎在上演一场激烈的争吵,似乎是因为医疗上的事情。

    李校长示意温宁站在后面,自己慢慢移向沙发那边坐着的老年人移去。

    不知道李校长和他说了什么,老年人抬起头看了温宁一眼。

    温宁冲老人家点了点头。

    老人家朝身边的人打了一个手势,身边西装男人低头听他说了几句点头。

    老人家和李校长从后面离开,李校长向温宁点点头。

    温宁得到示意就从侧面的门走去,因为里面争吵得激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几人的动作。

    “刘主席,这就是我和您说的m大学生温宁。现在正办理入京大医学部,过两天就可以正式入校了。”

    对着老人家,李副校长笑眯眯地介绍。

    “温宁,这是刘老。”

    在背后,他们这些人都称一声主席。

    “刘老,您好。”

    “小女娃有什么能耐?”

    “刘主席问你什么话,实诚答就是。”

    温宁觉得有些搞笑,这位李副校长连自己到底会不会医术,或者是什么能耐都没有搞清楚,就冒冒然的带自己来这种地方,就不怕自己搞砸了给他闹笑话?

    只能说李副校长挺幸运,能碰上温宁。

    “刘老最近有什么困难吗?医疗上的困难,”温宁低着姿态询问一句。

    刘老仔细打量了温宁半晌,说:“你这小丫头不骄不纵,眼目清明,说话彼有一些气势,是个后辈人才!”

    能得一句夸,还真让人受宠若惊。

    温宁却笑道:“承蒙夸奖了,不过刘老还是直言困难,我也好替刘老解决。”

    刘老一听,哈哈一笑,“要不是小李给我把人带来,你这小丫头怕是没人敢信。”

    言下之意,他不信她,只是给李副校长一个小面子而已。

    李副校长脸上笑有些不自然。

    “国家卫生院和医疗队那边在里面争得不休,医院管理层那边插足进来不说,还有医协院混进来,为了一个医学研究项目,乱成了一锅粥。医协院那边主张招新人作个比较,而医疗队则直接拒绝,国家卫生院反而支持……我这个政协主位的人主要提供相应医疗保障制度,并没有什么实权来主张这次事件,我这老头子说一句话,没人会听从。”

    这就是他目前的烦恼。

    上面把这件事交给他,却有这么些人物插足进来,乱七八糟。

    里面那些人,都快打起来了。

    “刘主席谦虚了,里面那些个人哪会不给您一个面子。”李副校长一听,就笑着拍马屁。

    刘老笑眯眯地看了李副校长一眼,问温宁:“一个利民的医疗研究,小丫头是什么看法。”

    “能为百姓造福,当然是好事。”温宁知道这位老人家只是象征性的问她一句,并没有真的要她答什么。

    “先把人留下来吧,后面怎么用,再安排人下去,”刘主席一摆手,身后已经有人出来等他进屋了。

    里面还有事等着他处理呢,可没空在这里理会小女娃。

    看在温宁就要被京大医学部入取,刘主席才给个话安排下去。

    “这……”

    李副校长见效果不佳,急追上去了两步,“刘主席,温宁这里……”

    “小李呐,这孩子的事情,我会让人安排下去,不用担心,”刘主席摆摆手,走进屋。

    “李副校长不必这么费周章替我走路子,进了医学部,会有我的资源。”

    温宁对于刘主席的安排并不感兴趣,不过还得多谢一声李副校长。

    李副校长唉了一声,“如果能得到刘主席一句话,你后面的路也好走些。学医这条路并不太好走,m大能出来一个是m大的荣幸!”

    原来是为了m大荣誉,这直接能影响到李副校长的升级问题。

    温宁能理解。

    坐在这个位置太久了,总想着要动一动。

    “李副校长的想法我明白,”温宁笑道:“刚才刘老能给我说里面的情况,已经算是给我机会了。”

    那话,是试探她的底。

    “是我太着急了。”

    两人空白着手走出住宅草坪,绕到门口这边,碰到了医协院的人。

    还是熟人。

    李副校长看到对方,双眼一亮,急忙迎上去,“林教援!”

    原来是上次温宁和纪馨去‘伊人餐厅’时碰上的那位医协院的林教授,还有身边熟悉的洪主任。

    当时郭羡是这么叫人的吧。

    “你是?”

    林教授并不知道李副校长,疑惑地看向身边的洪主任。

    洪主任也没有这个人的印象,一时有些犹豫。

    李副校长却先笑着介绍了自己。

    一听是来自m大,林教授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m大没有设有医学部,仅是一个三流的大学,并没有什么可取的。

    医协院里出来的人,都有一股傲然之气。

    平常时人人都捧着医协院,他们自然鼻孔跟着朝天了。

    “是m大的副校长啊,”林教授笑着颔首,然后就往屋门走去。

    李副校长伸出去的手尴尬地收回,两人就这么越了过去。

    “李副校长,我们能走了吗?”温宁对医协院的人并没有什么兴趣,太过傲慢。

    “走吧,”在自己学生面前遇上这种待遇,李副校长挺尴尬的。

    温宁看见李副校长失望的样子,抬头看了眼那处住宅。

    研究项目?利民?

    真的有可能吗?

    那个世界,她见多了这种东西,可最后全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有过大型的研究项目请她,可是她并未答应过。

    “李副校长?”

    “唉,走吧,”李副校长失望的和温宁走出大门。

    坐上李副校长的车,李副校长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似乎是他儿子打过来的电话,李副校长显得有些激动,“什么?你在那边等一等,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李副校长对温宁道:“儿子在学校那边出了点事……”

    “没关系,李副校长直接过去,我不耽误。”

    “那好。”

    李副校长的儿子读高三,是京城有名的高校……s高中。

    s高校门外。

    李副校长走下车,就看见一群人围着路边,似乎在他们过来时又起了什么冲突。

    温宁抱着小狼站在路边,看着李副校长快步过去。

    因为他看见了自己的儿子站在人群中,被指控。

    “救护车呢?怎么还没有来?”

    “刚才已经打过一回了,路上遇堵车了,现在是车流的高峰期。”

    “李重,明明是你打了人,知道高赞身体不好,还激刺他。”

    “这里有谁是医生,或者是学过医护的也行啊,快来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

    “看看高赞身上有没有药,平常时我都看见他带药了,”一边破了相的男同学急声道。

    “我也不知道他会突然冲过来,我不是故意,”李重站在人群里,也有点慌了。

    那小子真脆弱。

    “李重。”

    “爸?”

    李副校长气得脸都铁青了。

    打架,真是能耐了。

    李重看到李副校长,脸色一变。

    “让开,我来看看,”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之际,一道清越好听的嗓音传了过来。

    大家刷地回头,就看见一个抱着小狗的漂亮女生走过来。

    “你,你是医生?”

    “都散开,没常识吗?”温宁看着躺在上,脸色发青的学生,挑了挑眉。

    大家轰然散开一个距离,眼巴巴地看着温宁。

    温宁伸出两指摸了摸男学生的脖子,一手探着他手脉。

    “这是把脉?”

    “学中医的?”

    “可能吧,”另一人小声接着话。

    温宁缓缓吐字:“意识在迅速退散,谁脱了外套,给他垫一下。”

    立马有男学生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给温宁,温宁给他垫了垫脑袋。

    中间已经窒息停止过,心跳已经弱得不能移动人了。

    需要及时心脏复苏。

    “他这是冠心病,得及时做心脏复苏,小女娃……”

    一个路过的中老年人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急声道。

    温宁手掌放在对方的腹部上,轻轻往上一压。

    看似轻轻的往上面放,可是这一放,温宁是使了真气的。

    蹿流在腹部的真气顺着他的全身通往,温宁解了对方的上衣,手中凭地出现三枚银针。

    周围突然一阵抽凉气声传来。

    那位中老年突然变了脸,呼喝,“胡闹,你这是要干什么,十几岁的女娃也敢用针……”

    中老年人的声音还没落,也没有来得及出手阻止,温宁的银针已经落在他的心脏旁边。

    那老者吓得瞪眼,周围的人更是脸色一变。

    没有一人来得及阻止温宁,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生被扎了三根银针。

    “你这是要害了他……”

    “老先生,我是在救他,他的心脏停止了。”温宁平静地道。

    “你简直胡闹,快让我看看,”老者蹲了下来,去探脉。

    只是他探到的脉却是正常的,不由瞪大了眼。

    这个女娃!

    “再行两针,他就能活崩乱跳了。”温宁语气依旧平静无波。

    “你,你这女娃怎么会有这样的手段?”老先生惊得瞪眼看温宁。

    “老先生现在可以相信我了?”

    老者盯着温宁一眼不眨。

    旁边的人大呼神奇,因为他们明显看见高赞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刚才还一团死气的人,现在脸上有了一些红润。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温宁再给对方行了两针,探查着他身体变化。

    二十分钟后,温宁取针,给对方拉回衣服,对身边的同学说:“现在可以将人送到医院去了,找个人背着过去就行。”

    “我,我来背,”李重回过神,连忙将地上的高赞背了起来,小跑着走向李副校长的车。

    “李副校长先将病人送过去检查吧,”温宁对愣怔的李副校长道。

    “好,好……温宁……你先回学校,回头我再找你谈一谈。”

    温宁颔首。

    “呜呜。”

    被忽视的小狼噌着温宁的腿。

    温宁将小狼抱了起来,对围在身边的学生道:“都散了吧。”

    温宁丢下一句话,抱着小狼就往公交站方向走去。

    “卧槽,真他玛帅啊!”

    “就是,你刚才看见了吗?她施针的样子,真像古代电视剧里演的那种……”

    “救死扶伤的女侠啊!”

    那位老者回过神,快步追上去。

    “小丫头,你师出何处?”

    “师出无名,”温宁简洁回答。

    老者眼珠一瞪,“你耍老人家玩呢。”

    “并无戏耍之意,”温宁道:“家师已仙逝,一生无名无派。”

    老者愣了下,歉然道:“实在对不住。”

    “不知者无罪,无妨。”

    老者被她老气横秋的语气说得一愣一愣,这丫头的作派还真别说,挺有威严。

    “小女娃有没有想过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老者对温宁很欣赏,脸上笑容都真了好几分。

    温宁想想道:“如果是说这个世界,有这样想过。”

    “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想法,随时可以找我谈谈。”

    老者从怀里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温宁。

    温宁接过一看,“京大医学部?”

    老者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听说过,笑眯眯地点头。

    “小丫头有兴趣?”

    “有些,”温宁收起名片,道:“往后还请您多多指教,车来了,我先回学校。”

    温宁抱着小狼,刚上公交就被公交司机赶下来,郁闷的温宁只好打出租车离开。

    老者笑眯眯地看着少女离开,眼中兴趣浓浓。

    m大的学生吗?

    ……

    温宁本来今天是到副校长这边办理相关的手续,等缓两天就能进京大了。

    “你的那位医师就不用给我介绍了,我自己可以。”

    晚上,温宁给在外面忙活的楚厉打电话说。

    “你知道。”

    “那天晚上的那个女人,就是你想给我请的导师?”温宁说得直接。

    “并不是,只是她手底下的一名教授,在医协院有崇高地位。”

    温宁一愣,怎么又是医协院?

    想起上次楚骆到医协院要人的事,温宁不禁问:“你们军医都是从里面挑人?”

    楚厉默了默,说:“嗯。”

    温宁和楚厉聊完这个,又禁不住问:“你这次要忙多久?”

    “爆炸事件还在处理中,有些麻烦……”

    “那我等你回来,”温宁知道那件事的严重性,新闻到现在还在播呢。

    “明天我派人过去送你去京大,”楚厉最后说。

    “不用了,我不想搞太特殊,”温宁笑着拒绝。

    之后两人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挂了电话。

    温宁摇头一笑,“还是那么不会聊天,这可怎么好。”

    “呜呜。”

    温宁微眯着笑眼,关上灯,睡一觉。

    翌日。

    虽然已经十二月底了,北方的天气冷得瘆人,温宁仍旧如常的穿两件衣服。

    一件打底的毛衣,外面套一件羽绒服。

    今天天气还不错,是个报到的好日子。

    走进京大的校门,温宁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

    “呜呜呜~~!”

    感受到主人的高兴,小狼从怀里探头探脑,看着他们即将重新的新环境!

    “还不错。”

    “呜呜。”

    温宁带着资料往校长室方向去,只是地方太大,她得好找。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侧面过来,温宁转身,就看见赵蔚诚走过来。

    身边跟着几个拿资料的学生。

    “来报到。”

    “报到?”赵蔚诚愣了下,自从上次俱乐部的事情后,他们几个就没有再见过她了,到是徐峰见过她几次。

    “对,我今天转来京大。”

    赵蔚诚惊讶地睁了睁眼。

    ------题外话------

    ps:

    谢谢亲爱的【weixinaf101b】赠送的1花,么么哒!爱你~~!

    谢谢亲爱的【莎莎a】赠送的2花,么么哒!爱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