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第一卷 【190】争分夺妙的楚司令!(2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送走徐家人。

    楚家这边齐刷刷的看向温宁。

    楚慕的老婆是个文静的漂亮女子,肚子正大着,低声和楚慕说着话。

    其他人都神色复杂地看着重新站在这里的温宁。

    “家里的东西都没动,今晚,就住着吧。”

    “好。”

    温宁点点头。

    很晚了,大家都散了。

    温宁领着几个孩子上楼,楚厉留在下面和楚老爷子他们说话。

    “妈咪,今天晚上我们要一起睡吗?”

    “当然!”

    “爸爸也一起吗?”楚琛问。

    “都一起!”温宁摸着他的脑袋,笑了笑,“赶紧进去洗澡吧,明天早起!”

    四个孩子洗过澡后,满眼期待地盯着温宁。

    洗澡出来的温宁哪里忍心拒绝他们,爬上床和他们睡在一起,讲着床头故事。

    孩子们经神一直紧绷着,突然松放下来,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给他们盖紧被子,温宁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走廊里,楚厉高大的身影站在阴影处,静静地看着她。

    “都说完了?”

    楚厉上来,环住她的腰,点头。

    “你也累了……”温宁靠进他的怀里,嗅着他清冽的味道,轻声说,“我不会再走了,你不需要再紧绷着自己。”

    楚厉无声的抱紧她,没有反应。

    即使她回来了两天,他的心仍旧不安。

    害怕再次失去。

    温宁埋进他的怀里,两人相拥无言。

    直到一口冷风吹进来,楚厉才松开了她,那双沉得滴水的眼正紧紧攫着她。

    “温宁。”

    “老公……”温宁扬起嘴角,轻唤。

    楚厉黑眸一眯,捧住她的小脸,压下深深的吻。

    次日一早,两人就把四个孩子送到学校。

    车顶上趴着的大狼,一路成为焦点。

    “爸爸,妈咪,今晚放学后,你们也会一起过来接我们吗?”

    “当然一起!”温宁抚了抚孩子们精致的脸,笑眯眯地答应。

    “那一言为定哦!”

    “好!”

    看着四个孩子回头摆手,温宁心里边温暖得不行。

    楚厉捏着她的手,离开。

    京大医学部。

    新的炼药室。

    隔着门板,温宁都能听见里面传来龚老中气十足的吼声。

    “出去出去!浪费了我的药材和时间。”

    “龚教授……”

    龚老不耐烦地摆手:“都出去。”

    几个学生不甘心的默默退出来,一回头就看见陌生的面孔站在他们的身后,愣了愣。

    其中一名男学生道:“你找谁?”

    “龚教授。”

    “龚教授在忙,不见客。”

    “你回去吧,龚教授正发着火呢,连学长都被赶出来了,你别进去触霉头。”

    “等教授火气消了点,你再来吧……”

    “还在外面叽叽歪歪的干什么呢?影响我工作!”龚老气哼哼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几名学生冲温宁耸肩,一副你也看到的样子。

    温宁有点愣,龚老并不是脾气急躁的人,怎么突然就……

    “龚教授,是我。”

    温宁拔开挡在门前的学生,推门进去。

    身后的学生原本是要走的,见温宁推门进去,好奇心驱使下,又迈了回来,扒在门口往里面看。

    龚老一时没听出温宁的声音,不耐道:“不是说了,没事不要打扰……”

    龚老的声音突然刹住。

    抬眸,看见温宁,手中的东西突然哗啦啦的掉地上。

    龚老反应过来,赶紧跳开。

    “温,温宁?”

    “是我。”

    “你,你去哪了?”龚老徒然大声问,显然是激动的。

    温宁笑道:“出去走了一遭,又回来了。”

    “你这孩子……老家伙还以为是被……”龚老脸色一变,又哈哈一笑,“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再不回来,我都快要被这些兔崽子给气死了!”

    “是龚教授太过严厉了,”温宁摇了摇头。

    龚老胡子一翘:“什么严厉,我已经将条件放宽了。没一个及你的,真是气死我了。”

    “龚教授这几年看来过得很好!”

    “没你帮手,好什么!”龚老欣慰地拍了拍温宁的肩头,语重心长道:“你能回来就好,以后,你还是我老头子最厉害的学生!”

    温宁有些好笑地点了点头。

    站在门外的几名学生,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瞪大了。

    什么时候暴躁的龚教授也这么温和了?

    “龚教授,这位是?”

    “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前几届真正的天才医师!在我手上学没有半年,就能强压世界各地的老专家了!可不是吹牛,你们都看过那个旧视频了,上面拿刀拿针的人就是她!”

    龚老一脸自豪地介绍了起来。

    学生们眼睛瞪得老大,难怪他们觉得熟悉,原来是她!

    有关于这位学姐的传闻,很多,多得他们都不知道哪个版本是真是假了。

    听说她并没有读完学期,突然无缘无故的失踪了。

    有人说她嫁了楚家那个豪门,不愁吃究,根本就不再希罕在这里读书,回去做富太太了。

    当然,还有其他的版本。

    “好了吗。”

    一道低磁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股寒气随着冲进来,吓得几名学生纷纷让道。

    回头看见那张绝伦的俊脸,女生们瞬间红了脸。

    “楚司令!”

    龚教授朝来人打招呼。

    楚厉颔首,“龚教授来日再叙。”

    说着,高大的身影迈了进去,宽大的炼药室瞬间被挤压得连空气都缺失了不少。

    温宁笑道:“我不是说一个小时吗?”

    楚厉看向腕表:“距离只有两分三十秒,走出这个门刚好到时间。”

    “你也真是……”温宁无奈一笑,回头对龚老道:“龚教授,有时间我再和您联系。”

    “等等,你明天就和我联系,”龚老急着叫住人。

    温宁笑着点头,然后和楚厉离开。

    “哇!好登对的金童玉女!”

    “司令?你刚才听到龚教授叫他了吗?这么年轻的司令!”

    “天啊!太帅了!”

    “看上去也就三十左右吧,魅力杠杠的!”

    “咳!”龚老用力一咳,“都回去用功做研究,看看你们的成绩,简直没眼看……”

    “走吧走吧,龚教授又发飙了……”

    学生们赶紧推着离开。

    看完龚教授,楚厉又沉着脸载温宁去医院。

    发现自从温宁回来后,就没有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就拿现在来说。

    那个姓沈的有什么好看的?

    不就是生个孩子吗?

    楚厉不禁在心里边抱怨了起来。

    温宁看出来了,忍住笑,没戳破。

    “就半个小时。”

    “十分钟。”

    “二十五分。”

    “十分钟。”

    温宁噗哧一声笑,楚厉忍无可忍,将车子停在路边,给了她二十五分钟的吻。

    温宁被吻得气喘吁吁,靠在座位上,瞪着眼看他。

    “你,你……”

    “二十五分钟。”

    温宁好笑不已。

    抵达第一医院,温宁只有二十五分钟的时间,只好加快速度上楼找到沈萧的病房。

    徐家的人正抱着孩子在沈萧的病房里说话。

    突然看见温宁来,都安静了下来。

    “温宁。”

    “沈萧。”

    “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都挺好,”温宁点点头,然后凑到孩子的面前,“让我看看。”

    抱着孩子的黎水赶紧将孩子送到温宁的面前,温宁摇了摇头。

    她不抱,只看。

    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抱过,别人家的,总是有些抵触。

    “孩子很健康!”

    “谢谢。”

    “温宁,带着孩子回家一趟吧……前面因为些原因,家里和楚家那边闹了点别扭。”

    温宁点头:“有空再说。”

    明显敷衍的语气,让徐家人眼神一暗。

    “有空了一定要回家。”

    “嗯。”

    “叩!”

    一道敲门声响,楚厉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温宁无奈地拍了拍脑袋,无奈一笑:“不是说二十分钟吗?”

    “二十四分三十秒。”

    楚厉淡淡报出一串数字。

    温宁:“……”

    真是连三十秒都不放过。

    “走吧。”

    “楚厉……”黎水叫住楚厉,“有空和温宁一起回徐家坐坐。”

    楚厉颔首,牵着温宁离开。

    温宁被带着出门,无语得不行。

    “你要带我去哪?”

    “去该去的地方。”

    然后,半个小时后。

    温宁抬头看着帝都大酒店几个大字,无语不已。

    楚厉直径走进去,在前台取了号码牌就牵着她的手进电梯。

    电梯内的人看了出来,摁开了门。

    温宁和楚厉一进去,整部电梯就显得非常的压抑。

    “温宁!”

    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男人声音。

    温宁侧过身,一眼就看见摘下墨镜的袁崇,愣了愣:“袁前辈。”

    “好巧!几年不见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们!”

    袁崇盯着背对他们的高大身影,笑了笑。

    “我也没想到。”

    能够在这里碰见老熟人,温宁还是有点高兴的!

    看到认识的人,证明自己真的回到了这个世界,还是原来自己呆的地方。

    并没有因为她几次的穿梭而影响到了任何人。

    电梯在同一层停下,袁崇和他的团队走了出来。

    袁崇还想和温宁说话,可惜,那个紧牵着她手的男人,将她带向一间豪华套间,打开门就将温宁带了进去。

    隔绝了两人的交谈机会。

    袁崇一愣,看着紧闭的房门,无声一笑。

    门内。

    楚厉急促的吻上她的唇,温宁被楚厉的重气息给吓到了。

    他不是昨天晚上才……

    随即,她才想起他早上冲了冷水。

    温宁不禁觉得好笑又甜蜜。

    只有这样,才能安抚彼此不安的心。

    温宁,迎合着他,热情的和他一起坠入暧昧的热息里!

    ------题外话------

    ps:今天更新完!

    今天被人撞碎了车,扭到了手,扯到了手腕骨里面的筋……后面可能会少更……抱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