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第二卷 【206】即杀还是留?(2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鹤黑着脸爬起来,阴沉沉地盯着上面的万政。

    “徐鹤,我不想和你闹。”

    万政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徐鹤霍地回头看温宁。

    只觉得绝丽秀美的温宁如此的碍眼。

    “我没和你闹,现在我们是商量着怎么搞定老毛子的事。”

    徐鹤戾气一收,指着温宁:“换个地方,二楼要了包间。这个女人,丢出去。”

    万政皱眉:“这是我的女人,徐鹤,你在削我面子。”

    “我们商议正事,不是女人能掺和得进来的,万政,你要看清楚情况,别动不动就发情。”

    “我发情?”万政俊美的面部皱成一团,冷笑连连:“你自个玩的时候,怎么没说你自己是到处发情的公狗!”

    徐鹤听了这话,一口气涌上来,差点下不去。

    “万政。”

    徐鹤低喝,阻止她的口不择言。

    温宁坐下来,吃着桌上的食物,看着好戏。

    年轻的徐老爷子和徐老太太也挺有意思的。

    万政朝空中打了一个响指,一个穿着宝蓝色旗袍的女人扭着身段过来。

    “万少,有什么可以为您做的?”

    “洪姐,给她安排个房间,”万政抬了抬下巴,对洪姐道。

    洪姐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上沾满了红尘的味道,是经常混在风月场所的老道女人。

    “好!你跟我来吧,”洪姐朝温宁勾了勾手指,扭着身躯朝后面走去。

    徐鹤眼皮跳动,然后转身上楼。

    温宁却站在万政的面前,淡声道:“万大少爷不是说今晚会送我回家?这算是扣留?”

    万政眯了眯狭长的黑眸,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先跟洪姐过去等着,今天晚上……自然是要留下来陪我。”

    万政邪气一笑,嘴下调着情。

    温宁:“……”

    她看到徐鹤走上楼梯的步伐僵硬了,周围的气氛也为之一变。

    向来不近女色的万大少,突然变了口味,怎么回事?

    万政的话说得那么暧昧,后面想要干什么,谁都知道了。

    “噔噔!”

    徐鹤上楼的脚步突然加重。

    万政一摆手,桌前愣怔的人飞快回神,跟着上楼。

    而温宁则是被洪姐带到了后面小楼的一个房间里,洪姐笑眯眯地打量着温宁:“看你的穿着……不像是普通人。”

    “洪姐眼力好,”温宁打量着浓浓民国味的房间,不禁觉得稀奇。

    突然想起京城醉香苑那套古典的房间来。

    “你和万少,到底是什么关系?”

    “洪姐这样打探他人的隐私,恐怕是不太好吧,”温宁转身,笑着看她。

    洪姐笑着指了指屏风后:“那边是浴室,还是洗干净了等着万少吧。”

    说完,洪姐就退了出去。

    温宁走进浴室,真的洗起了澡来。

    虽然喷头有点奇怪,是西洋货。

    却和现代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到是洗得舒服。

    等温宁躺在床上睡了一个小时,门口就响起了来。

    是万政回来了。

    “心还真大。”

    看到闭着眼睡着的温宁,万政撇撇嘴。

    “叩叩。”

    刚走近大床,门口就被叩响。

    “谁。”

    “是我。”

    徐鹤低沉的声音。

    温宁睁开眼,转了一个身,拉过被子又睡了过去。

    万政拉开门,不耐地看着徐鹤,“不是已经商议好了?还有什么事?”

    “发现了几具尸体,”徐鹤面不改色地道,深邃的视线有意无意的投向万政的身后。

    万政蹙眉,拿过刚脱下来的外套,“去看看。”

    门一关,就和外面隔绝了。

    次日。

    万政再次回到舞厅这边,找到洪姐。

    “那女人呢?”

    “在房里呢,一晚上,都没动静,”洪姐刚说完,万政就大步走了进去。

    舞厅外。

    徐鹤沉郁着脸,盯着万政走进舞厅的身影,半天没说一句话。

    身边的人频频抹冷汗。

    不知道徐师长这是怎么了。

    徐鹤虽然年轻,可是却已经是徐大帅麾下师长了,可谓是年轻有为。

    而万家这位,以前家里混暗地里的。

    到了民国,人丁单薄,只有万政这么一个独子。

    祖上阴德大损,残害了家族的人丁。

    以至于只剩下万老爷子和万政二人维持着万家的生意。

    温宁天没亮,就离开了舞厅。

    所以,万政打开门,就看见空荡荡的屋子。

    当下就知道有些坏事了。

    匆匆下楼出来,正好看见没走的徐鹤。

    徐鹤看见万政从楼里出来,眼眸微眯,眼底的寒冰到底融化了一些。

    “那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和你没关系,”万政寒着脸快速离开。

    徐鹤挑着眉,站在那里看着万政匆匆离开的身影,眼眸越眯越紧。

    温宁无声无息的回到徐家分宅这边,没有人发现她出去过。

    “最近那些军阀没一个安生的,北边和南边的日本人又耸动了,老毛子也不安分……”

    温宁走过一道墙,恰巧听到了这么一句。

    声音颇为熟悉。

    “三叔……这件事必须得尽管做出决定,万家那边我会……什么人!”

    那道熟悉的声音徒然寒了下来,朝四方窗喊了一声。

    守在门口的人一下子就走了过来,挡住了温宁的去路。

    温宁并也没有要避开的意思,静静站在那里。

    等里面的人走出来,看到温宁时,就愣住了。

    “是你!”

    对方不是谁,正是徐鹤。

    温宁的视线越过徐鹤,落在身后的徐承驭身上,实际上他是不是叫徐承驭她都不清楚。

    从他的身上,察觉不到在那边感应到的气息。

    但也不排除因为扭转的力量,将他身上的气息也掩盖住了。

    盯着他的眼,分明没有半点的闪动。

    如果不是对方还存有修为瞒过了她,那就是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

    徐承驭第一次真正的直视这个刚归家不久的女儿,赫然发现她眼里的东西有些奇怪。

    让他很不舒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

    徐鹤回头看徐承驭。

    徐承驭颔首,就是他猜的那个人。

    徐鹤眯起了眼,冷冷地看着温宁,对温宁,徐鹤没有半点的好感,半夜出现在那种地方,还和万政靠得这么亲近……

    温宁朝他们二人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

    “等等。”

    徐承驭突然叫住她,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来。

    温宁手腕微抖,才发现自己手上没银针。

    她在想,要当即杀他,还是观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