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第二卷 【311】你已经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不服……”顾盉咧开血牙,轻声说了一句。

    温宁淡淡抬眸。

    右手抬起,一柄由玄气蓄成剑体的光剑凭空出现在她的手,手腕一转,手里的剑尖之上,闪守的白色光芒。

    “不服,便打到服。”

    手一松,手里的剑脱手飞出!

    没有剑影,也没有呼啸的风声,更没有狰狞的杀气。

    只有迅疾的速度,纯粹的白光。

    那是一种致命的纯粹!

    像是平平无奇的剑。

    看似平静实则夹着恐怖气息的光剑直刺顾盉面门,顾盉命悬一线间竟发挥了最后的力量冲击着这把光剑。

    “嘭!”

    剑与他蓄满的力量相击,发出闷响。

    霎时间,碎石乱飞,朝着四面信息方而去。

    撞碎的光剑碎片弹飞入内,捅穿了顾盉的身体。

    血丝溅洒半空。

    他的身体,瞬间静止。

    仅是那么一瞬间的事,这个人就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温宁衣带风的站过来,淡淡看着倒地不起的人。

    半晌,顾盉猛的一个呼吸,仿佛又有了活过来的迹象。

    其实他不过是急喘最后一口气,睁着布满血丝的眼,费力的望向温宁的方向。

    捂着心口的血洞,他想要堵住血水的流淌。

    却怎么也堵不住,动作有些急。

    他还不想走。

    “温宁……”顾盉知道堵不住,也就不理会,半撑着靠在旁侧的碎石上,这样方便看见她。

    染了血迹的手慢慢朝前伸去,却无法触摸到那梦寐以求的脸容。

    楚厉身形闪动,站到了温宁的面前,挡开了顾盉那深情一眼。

    温宁缓缓抬眸看楚厉。

    楚厉握紧了她的手,不想让她看那个濒临死亡的男人。

    “你受伤了。”

    楚厉无视自己脑袋上的伤口,只紧握着她的手不放。

    温宁却拉开他的手,一步步朝那个人走去,站在两步的位置,低头看着他。

    楚厉站在身后,迎风凝视这幕。

    “温宁……咳……”顾盉伸长了手,仍旧触及不到她。

    温宁就那么看着他,没有蹲身。

    “能让我抱一下吗?”顾盉终于矮下了身段,哀求的看着她。

    “你我之间只有怨,无关情份。”

    无情的温宁,是他印象里的那个人。

    她宁愿走出去治她想要治的人,也不愿帮他,更不肯软一下。

    冷硬如冰!

    谁碰谁受伤,鲜血淋淋!

    顾盉的眼越过温宁,看向身后那个冷冰冰的男人,扯嘴笑了,“我很羡慕他……能够拥有你的一切。那怕是一些,我也永远也得不到,碰不着。温宁……我不甘。”

    “又能如何。”

    “是啊,又能如何?”他都要死了,还能如何。

    温宁盯着他看了两眼,见他笑容里有些怪异,道:“你已经死了。”

    笃定的话语再次让顾盉笑了两声,这两声笑出来后,连连咳血,后面再想说也说不出来了。

    在那边的平行世界,他确实已经死了!

    那双幽邃的眼,深深注视着温宁。

    最后一眼,他在温宁的注视下绽开了最好的温暖笑容。

    “嘭!”

    身体就像是一块透明玻璃,炸裂。

    碎片慢慢腾空飘去,最后一片倒飞时,映出顾盉最后的那一抹笑。

    这个人,永远的消失在温宁的世界,执念消去,再无阻碍她的东西。

    执念罢,心魔也好,都不会再有了。

    温宁仰目,送走了他最后一块碎片。

    “温宁。”

    楚厉低哑的嗓音从耳边掠来,手跟着紧握上来。

    温宁回头冲他微微而笑。

    “这个人于我而言除了那份仇怨,别无其他。”

    楚厉点头。

    “哧。”

    兰见微走来,站在两人之前,说道:“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过问,也没有探究到底的意思。但这只是在没有损坏我们之间平和前提下,你们的力量放在繁华之地,那必然是要引起轩然大波。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而我也不想将你们当成处理对象。”

    超越了范围,兰见微有职责将他们封印。

    楚厉看了过来,在兰见微的眼里看见了独属于她自己的深黑。

    与温宁一起,慢慢看向聂承驭的方向。

    温宁的视线落在温姮的身上,“今日就将所有的恩怨都解决了。”

    温姮闭了闭眼,深看兰见微。

    兰见微感受到这一眼的奇怪,当她再细看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像是温姮不过经意的一眼。

    “是他欠她的,欠所有人的。”

    聂承驭双目淡沉,对温姮的话不可置否。

    他却是对刚才那个死去的男人有些在意,直觉上告诉他,其中有些问题是他们根本就不清楚的。

    温宁回视他,就算不去看他的内心,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顾盉的事情,除了她和楚厉外,恐怕是无人再知晓了。

    自己代替前面的温宁活下来,也成了他们两人彼此的秘密!

    “温宁。”

    “你是我的母亲,我可以敬爱你,但这个人,不能留。”

    温宁打断了温姮的话。

    温姮知道他们不会罢休,聂承驭杀了兰见微,毁了所有人,还将温家人全部弑杀。

    她何偿不想将这个人碎石万断。

    “我不奢求你们放过他……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不会放过他,”她原已打算将他留在这里,让温宁他们平平安安的回到那边。

    然而这个人却不肯放过温宁他们。

    聂承驭在温姮说最后一句话时,眼眸眯成了一线,死死盯着温姮。

    呜呼的风雪里,温姮站到了温宁他们之方,怨恨在她的眼里翻滚,刺得聂承驭心口一疼。

    咬了咬牙,聂承驭始终是将那份疼痛压了下去。

    这些人,都不值得他这样做。

    包括温姮!

    周身戾气大涨。

    既然是这样,那他就一个也不会放过,都得死!

    温姮先动了手,身形如光般掠上去。

    昔日相爱的青梅竹马,此时却化作仇人,彼此致对方于死地。

    冰蓝光圈震荡在虚空,交错间有淡青色的光芒冲击着她,一点一点的将她逼向后。

    无情无心的聂承驭或许能够随时制压人。

    但现在。

    面对的是温姮,即使是在心里否认了自己的真心,动手时仍旧无法下死手。

    对自己的心软,聂承驭异常的烦躁。

    一掌拍来,将温姮击落。

    温姮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砸下去,聂承驭发狠的瞬间又收了些力道,在看见温姮摔下去时,那只手往前伸了伸。

    最后并没有将她拉回来,而是冷硬的站在原地,不去看狼狈不堪的温姮。

    两人在很久以前,是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可是后来……

    一切都变了。

    他像着了魔一样杀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

    唯独他自己。

    他不断的强大,不断的造孽。

    温姮花尽了毕生的心血,造出了那些物种,还有一些可取代的人造人。

    只为了使用大军将他杀死。

    但他躲藏了起来。

    重伤失忆的那段时间,她碰上了同样失去记忆徐行幛,好像一切都是那般的巧合。

    等她发现自己怀上的时候,记忆如潮涌来。

    她没有怪谁。

    怪自己那么不小心,竟然那样就相信了他的话,那一战几乎耗尽了她的元气。

    那数天里,是她最平静的一段时日。

    温宁,却成为了她最后的牵挂。

    再次在这里拼凑出记忆,重回这个世界。

    温姮却发现,有很多事情已经不受她控制,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脱离了她认知的范围。

    “咳。”

    温姮咳着血水,那双与温宁如出一辙的眼,冷冷盯着聂承驭。

    聂承驭就像是没有感情的冰块,淡得欲要飘了去般。

    却没有人发现,在长袖下,那双手箍得那么紧。

    情感这东西,害人。

    他不允许自己有,却偏偏放不下。

    如果他们认真去想一想,就会发现异样。

    但这儿的人,都怀着对他的恨。

    细节上的东西,谁也不想去想也不会有发现。

    “聂承驭,为什么不干脆的将我杀了,你内疚了吗?还是你心虚了?你能杀了所有人,为什么没将我也一起杀了。”

    温姮的笑容充满的讽刺。

    聂承驭垂了眼眸,将刹那的情绪敛尽,只余下满身的无情无感,近乎淡漠又近乎冷漠的站在原地。

    只是……

    “聂承驭,我恨你,即使死去也不能瞑目,永生永世,不愿再遇见你。”

    聂承驭抬眸看去,这瞬间,他身形终于僵在原地,动也不能动一下。

    温姮在他的视线下,慢慢的站了起来,身上如实质的杀意霎时两三轮的散开,难以压抑地一笑。

    聂承驭在那之前,有些怀疑温姮让温宁他们离开的原因。

    现在看到她凉到骨子里的笑,他似乎懂了。

    聂承驭眉眼之间一片冰冷,挥扫心里的那些可笑的乱绪,手腕一震,一股冲杀的气乍起!

    径直奔向温姮。

    温姮看着他,不避不躲。

    聂承驭眉峰轻辗。

    她在干什么!

    为什么不避,不躲!

    温姮虚虚一笑,落在聂承驭的眼里,狠狠撞击着他的心脏。

    咬牙,不得不将力道甩偏。

    却仍然将温姮击飞了出去,又是重重的一砸。

    聂承驭退开一步,不再去理会温姮。

    他今日的目标是这两个人。

    对于温姮的重伤,温宁站在边上当了一回旁观者,那是他们自己的恩怨。

    旁人插不了手。

    连自己所爱的人都能下如此重手的人,根本就不算是人。

    温宁和楚厉同时动了。

    两人如光速一般碰撞下来。

    聂承驭转个身,手轻轻一拨,将他们的迫压击散。

    温宁跃上虚空,居高临下的朝他横扫。

    手里的光剑如实质握紧,气藏于剑沿,一片狰狞挥洒。

    霎时,带出澎湃的杀意,尖锐得刺骨。

    盛气凌人到近乎暴戾的玄气,随着温宁手里的剑气一同袭来,眼未眨,已到眼前。

    聂承驭抬眼,从眼里只能看见两人凛冽的气,连他们的样子都看不清了。

    这是致命的一击。

    温宁冻如冰雪的眼,没有丝毫情感的看着他。

    聂承驭看到这双眼,眉头微微一皱,左手拼指,单手掐手诀,一道丈许直径的古拙圆光,由虚影处弹浮而出,霎时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扩散开!

    三人对决,来得太快,太猛,太狠了。

    “轰!”

    剑气,煞气,暴戾杀气……统统砸到了一起。

    “噗。”

    划过彼此的三道蓄发的力量,擦过。

    三人同时退出开外,又猛然袭来。

    卷起了阵阵的狂煞!

    兰见微手势一挥,众隐人立即后退。

    这样压抑的战斗场面,他们还是远离为好。

    温宁手肘一抬,击向聂承驭的后背。

    剑气撞到他后背上,顿时被他击散,毫发无伤。

    温宁微微皱眉,这个人,已经练就了这样的本事,却一直没有升入仙界,为何?

    一念间,似想到了什么,朝后面看了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温宁看到了天边滚起的黑云。

    一如那个时候他们三人对战的场景,眉头皱得更厉害。

    难道又要重复上回的老路?

    这个想法刚刚落,天空就炸起了惊雷。

    “轰隆隆!”

    来势十分的凶猛!

    隐隐间还夹带股阴煞之气,朝他们这儿击打下来。

    温宁看了眼就收了回来,阴风从面庞扫过,仗剑挡来。

    “砰!”

    光剑碎裂成片!

    楚厉一只手扣住她的腰,将她甩向了后方。

    温宁于凌空中定住,看见楚厉受了那一拂力,皱起眉。

    这个人,命真硬!

    温宁再次落下,光剑蓄起,摆起了手式。

    灼热的气息呼啸而出,有什么东西将她唤醒了般,原本消散许多的修为,慢慢的回笼。

    骤起的力量,不断的冲击着前面的人。

    聂承驭倏然转身,死盯住温宁。

    那气息太霸道了,想要无所察觉很难。

    温宁出剑迅疾,直取聂承驭要害。

    楚厉修长的手,虚虚一划。

    淡紫色的冰剑一把又一把的幻化,那是他自然的力量凝聚化为实质。

    “轰!”

    白剑与数柄紫剑如银河的星辰,疾风般冲出去。

    温宁的身形如光,与手里的剑似要融为一体,两侧边,是楚厉护航的紫光密剑!

    来得太快,剑太密。

    楚厉高大的身影,倏忽出在上首,冷凌的军衣被扯开了前端的扣子,露出里边的腥红边角,紫光照映下,闪电劈砍下,这张立体深邃的俊脸,似乎带上了冷凌的煞!

    兰见微深吸一口气,觉得这几人的修为实在太过变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