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第三卷 【337】谈恋爱真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因为孔南骐的炫耀事件,回程的路上气氛非常的微妙。

    他们都不知道孔南骐会拿出那种东西,还说了那样的话。

    “龚教授?”

    “我明白,”龚老不等孔学长说完,抬了抬手,“你大哥只是想要向我们京城来的医研家表明一件事,他也可以做到那种地步。他确实是聪明,只是太过膨胀了,迟早会出大事。”

    孔南筲皱紧了眉。

    表面上,他和孔家是冷漠的形式在相处。

    到底是血浓于水,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孔南骐祸害了孔家。

    他的母亲对他很好,一直在尽力的补偿他。

    从他回到孔家的那一刻,孔母就将最大那部分的爱分给了他,这也是导致孔南骐不太喜欢他的原因。

    “其原因,恐怕是孔学长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温宁的话落,车内突然静了一下。

    孔学长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他争夺家产,他自以为是罢了。”

    “那是你自个的想法,别人,根本就不会相信你无欲无求,”温宁又道出一个事实。

    你对别人说,你什么也不想要,却总是在他达到致高点的领域冲破他的记录,别人会信你才有鬼了。

    孔学长苦笑,所以这就是他不愿意回家的原因所在。

    “孔家的事暂且不说,教授,我们必须阻止。”

    “南筲,他们有军方的保护。”龚教授提醒他。

    孔南筲又是一记苦笑。

    五点钟整,孔书记的书桌上摆放了关于温宁的所有资料。

    可当孔书记拿起阅览时,眉头就皱成了一团。

    秘书心里边也有点方。

    孔书记将手里的东西丢下:“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的记录怎么可能只有那么一页纸!

    里面对温宁的介绍非常的简单明了,除了她是d市某个小县区出身外,就是靠着娱乐圈过活一段时间,然后某个机缘下进了京大。

    后面的五年更是记录了她离开人群进入秘密基地做毕生研究,至于是什么秘密基地,没有人知道。

    档案到她实行与军方方面有关的研究结束。

    是不是太过简明了?

    这个女人有问题!

    “书记,不如将二少找回来问清楚。”

    “不必了,”孔书记压了压手,“我看南筲对这个叫温宁的女人很在意。”

    这可从未有过的事。

    虽然二儿子看着对谁都和和气气的,实际上,能像对温宁那样的,绝无第二人。

    单从孔南筲对温宁的一些小举动,孔书记就看出了一些门道。

    难道……

    南筲喜欢这个女人?

    到不要紧,只是这女人的身份造得太过简明了,有些问题。

    而且,她的出身也有问题。

    “查查他们的住处,挑个时间将她约出来。”

    秘书一愣。

    “书记是想要直接问。”

    “南筲对这个女人不太一样。”

    秘书一听就明白了。

    像谢微还是出自京城的军政家庭,不论哪方面都配得上孔南骐。

    而这个叫温宁的女人,想要攀上孔家这样的家庭,恐怕是远远不够的。

    “毕竟是和二少一起的人,书记还是先让夫人过去试探试探。”

    孔书记皱了皱眉,“晚些时再和她商量。”

    秘书提了意见后就离开。

    下午六点,孔书记回到家中,招呼正切水果的孔夫人过来坐好,直接说了自己查到的东西和孔南筲对温宁的特殊。

    孔夫人听罢,细眉微蹙。

    “难怪家里给安排的人选,他愣是否决了。”

    孔夫人和j市的财政局局长夫人是手帕交,因此两家往来甚密。

    刚好,两家人又想结姻缘。

    财政局长家的千金对孔南筲有意,可惜的是,孔南筲对那些男女之情不喜欢,一头扎进了研究之中。

    这可把孔夫人气得够呛的。

    温宁虽然长得好看,看着又有能力。

    在孔夫人的眼里,只有财政局长家千金才是她的儿媳妇。

    其他人,也别想踏进这门。

    “这怎么行,我的儿媳必须是皖榕。”

    余皖榕,财政局长的千金。

    “南筲不喜欢,你强行扭着也无用。如果这个女娃身份背景够清白,我们也就不讲究那些门面了。有南骐这边的联姻就足够了,财政局虽然这些年对我们支持也不少,但儿女的婚事,还是要顺其自然。”

    孔夫人听完丈夫的话,愣了老半天。

    “你什么时候……”

    他不是希望孔家越来越强大吗?

    联姻的事情,他以前也十分乐意撮成的。

    怎么今天就变挂了?

    孔书记说:“这个温宁毕竟是龚教授的学生。”

    “我的儿子就不是了?”龚教授的学生确实值和炫耀了,可她儿子都是了,还不在乎这同等的身份。

    孔夫人只是单纯的更喜欢财政局长的千金罢了,并没有诋毁温宁的意思。

    人嘛,总会站在自己最喜欢的这一方。

    “在未来,这女娃对我们更有用处。”

    “我只知道皖榕才能配得上咱们儿子。”

    “并不非要不可,遵从儿子的心意,”孔书记到是无所谓。

    况且,最后的可能不是没有成立吗?

    如果温宁的身份背景不够干净,孔书记自然是不会让儿子去碰。

    孔夫人也知道孔书记的意思,可心里不安,道:“我还是明日一早就约了人过来谈,你将她的号码查一查,我好做准备。”

    孔夫人说行动就行动。

    孔书记对此并没有阻止,反而乐见其成。

    他到要看看,这个叫温宁的女人在自家儿子的心里占了多大的位置。

    温宁这边和龚老他们回到酒店,正要告别,楚厉就已经过来了。

    没有避讳着龚老和孔学长,大步朝温宁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声音柔得不像话:“可以回家了?”

    “怎么过来了?不是有事要解决?”

    除了龚老和孔学长,其他人都先上去了。

    所以并没有看见楚厉来接人的一幕,侧门的位置还算安静。

    “龚教授,”楚厉先向龚教授这边颔首,然后回答温宁:“在等对方实行。”

    温宁没多问,转身看两人,“教授,孔学长,你们先回,我这边……”

    “去吧去吧!”龚老不等她说完,笑眯眯的赶人。

    楚厉将温宁带到车上,亲自给她系了安全带后才绕过另一边开车。

    看完全程的两人相视一眼,孔学长说:“楚司令对她很好。”

    龚老欣慰:“能够保持这样热恋式的疼爱,也是她的福气!年轻真好啊!”

    孔学长道:“我送您回房间。”

    “不用了,”龚老笑着摆手:“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师妹都进展到这地步了,你也好好去谈场恋爱,别辜负了年轻!”

    说完,龚老摆摆手就先进了电梯。

    孔学长:“……”

    他真不想谈什么恋爱,他只想搞研究!

    孔学长转身看了那处空荡荡的门,眼神微微闪动,“麻烦。”

    谈恋爱真麻烦!

    所以他一点也不羡慕!

    如此这般想着,孔学长就转了一个身,出门去了!

    “不回家?”

    看着楚厉开出去的路段,温宁侧目。

    “不回了。”

    “去哪?”

    “很快就到,”楚厉专注的握着方向盘。

    他的手指骨修长有力,握在方向盘上,有一种握着武器的力量感。

    温宁突然伸手握上来。

    楚厉倏地看过来,幽深的黑眸正看着她,里边翻着深意。

    车辆嘎然而止。

    楚厉反手捏住她的手,转过来的黑眸更暗不见底:“别勾引我!”

    声音嘶哑夹着浓浓情意。

    温宁一怔。

    她只是突然想要碰碰他的手而已,哪里有勾引他?

    “怎么了?”

    “……”看着她澄清的黑眸,楚厉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唯有倾身过来,将她粉嫩的唇含住,那只被她欣赏的修长大手箍紧了她的脑袋,往前送过来一些。

    两人紧密相贴着,气息絮乱无章。

    “车上呢……别……”

    温宁感觉衣下传来凉意,立即就清醒了过来,伸手阻止了他的行为。

    楚厉眼瞳都忍红了,听到她温软的声音,直接就硬了。

    “不是要去办正事吗?”温宁偏开视线,无视他那双充满情欲的黑眸。

    被硬生生打断的楚司令,只能强压下心猿意马,深吸一口气,继续驱车往前。

    抵达地方,温宁有些愣:“来这废弃厂做什么?”

    他们已经身处郊外了。

    楚厉现在不敢看她,怕自己把持不住在这里要了她。

    “下车。”

    温宁鬼使神差的低头看去。

    楚厉感受到她的视线在往下,一股热血瞬间往一处地方涌去。

    “下车。”

    楚厉要忍爆了。

    “没事吧?”温宁问。

    楚厉霍地看过来,那双眼黑得吓人,里边翻涌的东西更是让温宁不敢直视,“再不下车,就该有事了。”

    温宁转身下车。

    楚厉低头一看,苦笑。

    用了特殊的方式将体内那股横冲直撞的情欲压下,若无其事的走下车。

    温宁还在拿眼看着他。

    楚厉无奈:“走吧。”

    “你最近的自持力渐长了……”

    楚厉又霍地看了过来:“温宁,别再勾我。”

    “……”她只是摸了一下他的手。

    谁知道他这样也能耍流氓。

    温宁根本就不知道,楚司令面对喜欢的人,别说摸,就是一眼都把持不住。

    温宁却觉得不太对劲。

    以前也没见他这样过,是不是病了。

    被怀疑病了的楚司令反手过来抓紧了她的手,一路往里。

    “司令。”

    之前安排过来的人立即从里面走出来,看见两人就行军礼。

    “那边还没消息?”

    “席先生说,会给我们一个交待,但具体时间并没有说,司令,我们怀疑对方使诈。”

    他的猜测也没有错。

    温宁看了眼这边的情况,四周都有兵把守。

    各个角落都严密到不透风。

    席御要来?

    温宁抬头看楚厉,“他要……”

    “猜不准。”

    “那你这是?”既然不确定对方要来,为何还要布置得如此严密?

    “还记得那个女人吗?”

    说这话时,楚司令心里边有些不是滋味。

    自个媳妇被一个女鬼给调戏了,任谁都觉得不舒服。

    那叫吉安丽的女人,可不就是一只女鬼吗。

    温宁点头:“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这边死的人既然和她有关系,席御请来的人他负一半责任,但这个女人,必须负责。”

    所以,席御让那个女人来的可能性会更高。

    他们的话刚落,门外就传来动静。

    “司令,他们来了。”

    身后的兵立即戒备了起来。

    温宁却无奈道:“他们手里的枪恐怕对那些人恐怕没有任何用处。”

    楚厉说:“这些子弹是经过特殊加持,渡了一层薄银。”

    “……”温宁觉得自己的话是多余的。

    他早就想到了这层,所以拉着自己过来是看戏?

    温宁还是挺乐意看的。

    “砰砰!”

    刚一进门来,那叫吉安丽的女人的手下就将几个人丢了出来,笑眯眯的视线落在前面的温宁身上,笑语宴宴道:“这就是伤了人的人,凭你们处置。”

    温宁发现这个女人身上比之前看见的更有股奇怪的邪性,即使是微妙的变化,温宁都能察觉得到。

    温宁感觉到了,楚厉自然也会。

    “吉安丽小姐觉得,就这么简单了事了?”

    温宁并不打算放她走了。

    他们独自跑到这种地方来寻死,她怎么轻易放人。

    感受到了温宁的杀意,吉安丽笑容更妖冶了:“我知道凭你们的本事杀了我绰绰有余,只是……你们觉得我这边没有准备?如果我在这里出事,欧洲那边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罢休。在来之前,我已经将自己的位置和每天所见的人都与欧洲那边联系了。我想,你们也不想看到血流成河吧。”

    “你这女人到是有几分聪明,”温宁轻笑。

    “不敢和你比,”吉安丽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扫视,对楚厉道:“席先生托我带一句话,让你好好准备一下,有些事情可不能急,否则谁也讨不好,毕竟席先生没有楚司令那么多的牵挂。”

    威胁之意十分浓。

    楚厉看着她没说话,吉安丽对上这双冷眸,一直觉得不适。

    对楚厉这个人,吉安丽很是觉得讨厌。

    面对讨厌的人,吉安丽将自己的任务做到了,转身就离开。

    楚厉没有下命令,暗处的人也没敢动。

    这个女人实在太嚣张了,让他们很不爽,却不得不忍耐。

    温宁看过来:“看来席御还是不敢亲自过来。”

    “还不是时候。”

    楚厉没在意地上的那些人,牵着温宁从后面离开。

    两人刚走出废区,身后就传来几道枪响。

    吉安丽坐在车内,远远的听见这几道声响,眉眼瞬间冷了下来,“回席御那里,他让我损失了这么多人,总该给点赔偿!”

    ------题外话------

    推荐大妞妞的新坑——《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痞医当道,虐渣致富一手抓,撩汉行医顶呱呱。山里壮汉宠悍妻,夜夜高歌生包子。喜欢种田奋斗文的大宝贝儿,欢迎入坑啊。

    大妞妞这几天pk中,希望大宝贝,多多支持!

    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