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正文 【415】结局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鹤塔内,供奉着的是大罗神像。

    座下,是金佛像环绕。

    无香火。

    只有这些令人叹服的金雕。

    从进第二道殿门,他们所有人就被金光包围,仿佛所有的能量都汇聚于此,所有人的灵力沸腾般的搅动。

    温宁察觉到了这股波动。

    柳眉连连皱紧。

    “前拜。”

    洲界长老长声一唱。

    楚厉带着温宁往前一揖,对着大罗神像。

    “左右拜。”

    又是一声长唱。

    新人又是两拜。

    “朝门而拜!”

    两人又转身朝门一拜,正对洲界天地!

    刚刚直起腰身,门外一片金光闪耀!

    “嗡!”

    一圈又一圈的金光携着股浓郁的能量传送过来,以肉眼可见的形状和速度冲来。

    众人愣怔的看着这圈圈的浓郁能量波,全傻了。

    新人能够接到赐福,可这从未见过的景象,此时此刻却呈现出这样宏观的场面。

    实在前所未见!

    温宁也愣住了,这是能量波!

    “没想到这里会有这样的灵气!”

    温宁往前走出去,两只素手平拔。

    金色的灵气仿佛活了起来般,随着她的一举一动变幻着方向。

    就好像是温宁在操控着这股力量,而不是力量控制着别人。

    “简直不可思议!”

    再一次,他们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到了。

    他们早见识到温宁的强大,没想到她竟有这样的能耐!

    此女,不可小觑!

    “锵!”

    温宁体内的力量在涌动。

    嘴角微翘,温宁两手一抛。

    金光化成金雨,飘洒而下,媲美热带雨林的森林处,有不少的金花盛开,一片灿烂金光!

    身后的楚厉,紧紧勒住她的腰身。

    “温宁。”

    温宁往他的胸膛上靠,“楚厉,我很满足!”

    楚厉吻上她的额头。

    “谢谢你给我这么多!”

    “你值得!”

    温宁勾唇笑。

    “爸爸,妈咪!”

    四个孩子同时往他们身边跑过来,一家六口,紧紧环抱在一起!

    ……

    洲界的婚礼并没有那么复杂,却盛大宏观!

    别看只是一个小场面,里面却掺杂了很多的东西,需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少。

    楚厉这场精心准备,花费了不少的心神和时间。

    圆满结束,温宁将几套婚纱都收藏了起来。

    之后两人带着孩子们在洲界里住了半个月才离开。

    回到楚家,大家已经在商量着楚珩的婚事了。

    两人带着孩子们进门就听到白雪娜说已经叫人看日子了,顾浅眉则是怯怯的说道:“会不会太快了?毕竟大哥和大嫂的婚礼刚过半个月没多久。”

    等会人家还以为他们楚家专程去拿人家红包呢。

    “你就放心了吧,那些人,巴不得他们一起办了。”

    “温宁,你有身孕了,以后医院的那个工作就暂时放下,等孩子出世了再重新做安排。”三婶想起温宁在婚礼上宣布的喜事,回头赶紧的提了一句。

    众人也附和一句。

    觉得温宁不能忽视了肚子里的孩子。

    温宁现在连孕吐反应都没有,更没有半点的不良习惯。

    婚礼上还喝了不少的酒,要不是有人劝阻,怕是要喝更多。

    因为她说她自己就是医生,知道量。

    可大家也不敢敬她太多,甚至还拿了不少的白开水过来充白酒。

    “没关系,医院那边还有不少的手术等着我动,那些人半个月以前就跟我约好了,我不能放着不管。”

    “医院那么多人,也不差你一个,”六婶皱眉,“难道少了你一个,那些病人就没人管了?”

    “到不是,”温宁笑笑,“我这边已经答应别人了,总不能食言,况且我的身体状况我心里有数,大家也不用担心。不是商量着楚珩的婚事?不如就连楚骍的一起办了吧。”

    温宁的话一出口,大家就齐拍大腿!

    “对啊!我们就怎么没想到?”五婶眼睛一亮,对楚珩说:“你们看呢?两人的酒席合在一起?”

    楚珩看向顾浅眉,道:“我想给她独一无二的婚礼。”

    顾浅眉对上楚珩直白的眼神,脸不由红了红。

    楚家抿嘴一笑。

    “我们明白了,你和浅眉的婚礼必须得独办了!楚骍那里接着上!”

    “这么接二连三的办,是不是不太好?”婚礼办得太过频繁了,大家的热情恐怕提不起来。

    “家里没法准备的,我这里来办。”楚珩出声。

    楚珩有的是钱,不怕有什么事办不到。

    有楚珩这个大土豪出马,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见。

    温宁回到京医院的第一天,就被人包围住了。

    问的无非就是那些话,对于楚厉的身份,他们可是结婚的那天才知道的。

    以温宁的身份,完全不必来京医院受这份苦。

    人家有身份也罢,更是有大本事。

    这天温宁下班,楚厉就先过来接了温宁,医院同事看到楚厉的车子,站在窗边能将下面的情况尽收眼底。

    在大家暧昧的眼神下,温宁走下了楼。

    站到楚厉的面前,从上而下看,可以看到那个俊美的军官正体贴的为他的妻子拿过脱下来拿回家清洗的白衣褂,再给她打开车门系上安全带,最后才绕过车身回座驾驶。

    看到这幕,大家的少女心都被激发到了极致!

    那场盛大的婚礼,大家都有目共睹。

    再看看男人平常时对妻子的一举一动,那简直是细如发,照顾到无微不致的地步。

    这样的男人请给他们来一打!

    温宁揉了揉眉心,对楚厉说:“最近要调离京城?”

    “去青省。”

    “怎么去那边?”北寒之地,环境很恶劣。

    温宁并不希望他往那边去,只是……

    “青省需要更往前一步发展。”

    “那不是当官的事吗?”怎么就落到了他一个当兵的身上了?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守护国土,而不是发展经济事业。

    “这次调过去的有韩家的人。”

    “谁?”温宁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楚厉斜了一眼过来,说:“你希望是韩肖?”

    温宁无语道:“不过是在婚礼上多说了两句话,你没这么小气吧,要是有发展,早就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有发展了,何必等到现在。”

    她总算是知道了,这个男人小气的程度让她都无言了。

    楚厉抿唇,不言。

    “韩家和楚家没有什么深仇大怨,应该不至于翻出浪花来。再说,你们一个军部一个官场,经渭分明,两家应该没有机会碰撞。”

    “军与官不过是多了一口,说不到一块,做不到一起,迟早是要生事。”

    韩家,已经在涉及了军方势力。

    “我会和何院长说清楚,那边的就医问题我想我能帮得上忙。”

    毕竟是高原之地,医术这种东西,最是宝贵。

    他们那边的医术多数传承于喇嘛宗教,有些东西很难发展起来。

    就算是至令,仍旧是处于落后地区。

    楚厉点头,心情好了不少。

    至于韩家的人谁跟着一起去,就不在温宁的关心范围内了。

    三天后。

    温宁和楚厉带着四个孩子出发青省。

    离开前,他们自然是多有不舍。

    温宁现在有身孕了,他们更是担心,人刚到那边就打了好几通电话。

    飞机刚落地,气侯就变化了。

    如不是他们的体质异于常人,恐怕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恶劣环境。

    “噼里啪啦!”

    风一刮,冰雹就砸了下来,几人还坐在车上。

    一阵过后,又是天晴。

    小狼歪着脑袋,贴着玻璃窗看外面砸得噼里啪啦响的小冰雹。

    温宁从车内找出几件衣服,给了孩子们。

    一路上几个孩子叽叽喳喳的没停过,路上也不会觉得无聊。

    他们一家人只带了一些用品就过来了,温宁直接拎了药箱和白衣褂,其他的到是没有带过来太多。

    等楚珩的婚期定了,他们还得赶回家一趟。

    接着又是楚骍的。

    到了边防军区,温宁他们被安排住进了温暖的小楼房。

    这边的楼房普遍的矮,不会建得太高。

    多数的草原都被牛羊占领,为保护环境,他们只能制止一定的开发。

    “妈咪,我们待会儿能去骑马吗?”楚肆伸着脑袋,从门口钻进来。

    “待会儿我带你们一起过去看看,”温宁欣然答道。

    “妈咪快点!”

    “我们要骑马。”

    温宁笑着穿上白衣褂,楚厉则是一身军装,外面有人等待在那里了。

    来接他们过去草原的。

    看到温宁,来接人的兵对温宁重重敬了一个礼。

    温宁回了个军礼。

    “司令,我们是先……”

    “我们先过去,安排个人过来,带着他们到草原上转转,晚上七点钟前回来。”后一句是对温宁说。

    “我知道了,走吧,”温宁朝楚厉颔首,带着孩子们走了。

    因为是家属,又是受人尊敬的军医,温宁跟着人驱车到内围的草原上,跟着主人家打招呼,然后牵来了几匹马。

    这边多数是养值牛和羊,马匹的到是极少。

    这边养马的规模并不大。

    四个孩子骑的是不大不小的马,温宁则是与当地人沟通了起来,对于一些医药材等摸个透切。

    身边的兵拿出笔和小本,记下了一些没有了解到的情况。

    回头转交给温宁。

    温宁并不需要这些,只是对于小兵哥的好意,自然不能拒绝。

    七点前,他们回到部队。

    楚厉已经开完了好几个会议,以及接手了不少的事务。

    刚过来,楚厉的工作量会比较大,温宁暂时不去做其他,先陪着孩子们。

    读书的地方,温宁已经想好了,让他们去那边跟着青省x市的孩子们一起。

    只是距离有些偏远,最后孩子们要求在边上的草原地小学跟着一起上。

    苦虽然苦了一些,但距离部队是最近的地方了。

    ……

    事情定了下来,温宁带着孩子们去下面的区域。

    军部出入到底是不太方便,有些军事,还是属于秘密。

    温宁带着他们下去也是避避嫌,虽然她并不需要,可也得以防万一。

    四个孩子们都很聪明,跟着当地的孩子很快就打成了一片,学的当地言语也是飞快。

    温宁则在区域地给大家治病,有时候还跑几趟军部,还有其他的研究所。

    楚厉总会挤出时间过来接送孩子们,也住进了这边的帐篷屋。

    时间飞逝。

    楚珩和顾浅眉的婚礼那天,他们一家六口就往京城赶了回去。

    楚珩的婚礼办得极为盛大,同样封了一些干道,婚礼地点选的是一样。

    只是人数上相对他们的而言,少了一大半。

    这次过来的,多数是亲戚和商界人士。

    楚珩的婚礼后的几天,他们又赶回了青省。

    前后又在青省呆了几个月,过年前,他们又回到京城,这时候温宁的肚子已经大了起来。

    楚骍和南晰若的婚礼是军队式的,没有着正装,而是以军装当成了婚服。

    青一色的全是军装,几乎是看不到什么穿西装的。

    就连徐家和楚家的男女老少,皆是军装出席婚礼。

    南晰若出来的时候,还带了一头惹眼的狼!

    温宁为了楚骍可是把自己的狼给借了出去了,当时楚骍可真是哭笑不得。

    总感觉南晰若是为了一头狼嫁入楚家。

    大家都笑话了好久,新婚上,还因为一头狼闹了起来。

    过了年后,他又往青省跑。

    回去之后,温宁和楚厉就紧急去处理了一件事。

    孩子们暂时放在区域地给他们照看,他们这一走就是一个月之久。

    两人合作起来,天衣无缝。

    然而,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

    就在他们在外面办急事的这天,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军部电话震响。

    楚厉和温宁带着部队深入雪峰中,上面根本就没有信号。

    这个时候想要通知他们,根本就不可能。

    军部却派出了好几个能手,飞快的上雪峰。

    楚老病危,速归。

    京城只给了这几个字。

    “楚厉。”

    温宁完成了收集,一身白衣褂的朝楚厉快步走过来。

    因为与y国刚好交界,两国人发生冲突,又自带了不少的药物过境,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查实,对方就起了冲突。

    两国纷争,不得不出面。

    楚厉接过温宁手中取样,从药品里取出了其他药物的混合。

    这是他们z国撑握的证据,这样才能在y国面前有说话权力。

    “韩省长已经过来了,他要求司令交出所有的证物,他亲自接手所有。”

    一名身穿军装的男人快步过来,大声冲楚厉说。

    楚厉黑眸微眯,“现在接手?我们对峙了一个月,他现在让我将东西交给他?”

    语声平平,却透着冰冷的戾气。

    那名军人不敢再发言。

    “温医生,有人找楚司令和您,说是京城来的急电!”

    京城急电?

    楚厉和温宁对视一眼,率先放下了手中的事务,赶紧朝那边的来人走过去。

    爬上雪峰的人喘着气急道:“楚老病危,速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