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正文 【楚珩VS顾浅眉】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y市。

    一个二线的城市,楚氏集团刚刚收购下来的网络公司正座落在y市的市中心。

    顾浅眉在离开e市去到京城读书,直到最后从京城那样的地方重新回到e市,之后辗转,顾浅眉托朋友的关系,在这家网络大公司找到一份正经的工作。

    她的运气向来不好。

    从她进到这家已更名为楚氏集团的网络公司的第二个星期,老板就被楚氏某位大老板给刷下去了。

    很多人都失业了。

    唯独她险险的保住了这份工作。

    虽然只是兼职式的试用期,薪水相对的来说也比较少。

    但迄今为止,这是她找得最高薪的一份工作了。

    每天将自己包得严实,不用担心有人骚扰她。

    “总裁,我们已经核对了之前钱总的一些账务……”方秘书跟着西装革履的楚珩从通道一边匆匆走着,一边匆匆的解说这家公司的余留下来的账务等问题。

    “我在这边再停两天,之后的事情就交由你来处理。”

    楚珩走在通道上,深邃的目光平视前方,身形高大笔直,行走间有股上位者威严的气势无形的流露出来,周围人没敢直接抬头威慑四方的男人。

    随着他低磁的声音传出来,大家不由得绷紧了心弦,仔细辨听着他吐露出来的每一个字眼,生怕错过了半个字。

    “噗通!”

    从侧边走出来的人,直接冲撞在楚珩身上。

    “哗!”

    脏水泼了他一裤子。

    众人:“……”

    静如死寂!

    楚珩脸一沉,俊眉一挑。

    戴着口罩,拎着小水桶的顾浅眉傻了眼的僵立在原地。

    “我……我……不是有意的。”

    方秘书脸色一沉,随行的人也跟着变了脸,子公司的经理沉声一喝:“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总裁道歉。”

    顾浅眉一听总裁两字,赶紧拿出手中的抹布要去给楚珩探那双黑亮的皮鞋。

    抹布一抬,顾浅眉的脸跟着烧了起来。

    “总裁,对不起!”

    顾浅眉霍地跪了下来。

    楚珩眼疾手快的伸手扶到了她的手,抖了抖漏鞋子里的污水,拧了拧眉头,回头对方秘书说:“重新准备一套衣服送到休息室来。”

    等一下他还要会见别的客户。

    总不能这一身的跑去见人吧。

    “是,总裁。我马上去安排。”

    方秘书马上转身跑开去做安排。

    楚珩放开了顾浅眉的手,高大迫人的身形越过她的身边,大步离开。

    顾浅眉傻傻的站在原地,脸煞白。

    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就因为她这么一拐腿,工作就没了。

    说不定还得赔偿……

    想到那个男人那条昂贵的西装裤,顾浅眉整个人朝后虚虚的一跌,贴着墙坐了下来。

    一切都完了。

    “你啊,怎么那么不小心。”

    经理黑着脸过来,指着顾浅眉语气恶劣之极:“这个何耀净是给我找麻烦,要是楚总因为这件事怪罪我……”

    后面的话经理没有说完,可顾浅眉就是猜到了他想说什么。

    “把人带出去,实在有损公司的形象。”

    经理厌恶的扫了顾浅眉一眼,然后大声对身边的某某喝道:“把何耀给我找过来。”

    “经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刚才不是有意要泼总裁的……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顾浅眉反应过来,顾不得经理恶劣的语气,一口气上来,两手抓住了经理的裤管,央求着。

    “滚开。”

    经理厌恶的踢开了扒上来的顾浅眉。

    “愣着干什么,把人拉开啊。”

    经理一喝,身边的男同事们纷纷上来将人拉开。

    经理挣脱开,也不理顾浅眉在身后嚷嚷的,大步迈开追了上去。

    帮着顾浅眉安排进这家公司做保洁的何耀匆匆赶了过来,看到被拉着走出电梯的顾浅眉,有些担忧的跑上来,“浅眉,你没事吧?”

    说着从同事的手里扶过了顾浅眉,上下的打量着一番。

    顾浅眉摘下口罩,露出典雅的脸蛋,浅浅的苦笑道:“对不起啊何耀,又给你添麻烦了。”

    顾浅眉知道这份工作保不住了,只好认命。

    对方没有索赔她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怎么可能还会给她提供工作。

    更何况,何耀帮了她这么多,她不该在这里纠缠下去,只会给何耀带来更大的麻烦。

    “我送你出去。”

    何耀不放心道。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何耀,谢谢你啊。”顾浅眉浅浅一笑,典雅绝色!

    何耀有瞬间被恍到了眼,但他对顾浅眉却是没有任何的想法。

    伸手援手完全是因为顾浅眉是他的同乡,而且小学的时候还在一所学校读过。

    只是到了初中,他们分开了。

    何耀家是做生意的,在e市那种地方,也算是有点小钱的人了。

    何耀有个女朋友,挺厉害的。

    给顾浅眉安排这个工作,还是偷偷的来。

    “还是我送你出去吧,这份工作其实对我来说就是一份历练,家里的那些我迟早是要去继承的。”

    何耀是告诉她,他根本就不需要忌惮。

    所以她也不用那么的小心翼翼。

    顾浅眉感激的一笑,还是拒绝了何耀。

    正好有其他同事过来请他上楼,经理有找。

    顾浅眉一拐一拐的艰难走出了大楼,身后的那些人,无不摇头叹息。

    可惜了。

    长这么一张脸,没想到是个瘸子。

    顾浅眉在路边买了几个苹果,拎着上公车。

    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周围异样的目光,回到一处出租屋。

    楼房已经有了好些年头了,走进楼梯口,还能闻得到一股淡淡的霉味。

    这里没有电梯,顾浅眉要一层一层的往上爬。

    走到五楼,她就喘了一会儿气。

    等缓了过来,顾浅眉才敲门。

    里面传来哒哒的小跑声,很快,门就打开了。

    一张酷酷的小脸露了出来,顾浅眉一天的郁气瞬间被冲淡了。

    “妈妈。”

    小男孩赶紧接过顾浅眉手中的水果,小手伸了出来要去扶顾浅眉。

    “妈妈可以自己来,先进屋吧。”

    “妈妈小心。”

    “今天都学了什么?”关上门,顾浅眉扬起笑容,抚摸着儿子的脑袋,问。

    “老师教我们学了几道算数,妈妈,你看!”顾天炫耀般的拿出自情怀早就算好的小公式:“我都做好了!”

    顾浅眉拿过一看,脸上的笑容更胜了,“小天真棒!全都做对了!”

    “妈妈,是学校的老师安排的作业太简单了。”

    “小天是妈妈的骄傲,不过,就算做对了,也不能骄傲自满,懂了吗?”

    “我懂了。妈妈,你快坐下吧,小天给你揉腿。”

    “妈妈不累也不痛,”现在不是下雨天,走路虽然成了大问题,可也不会觉得痛。

    “可是医生说一定要多揉揉搓搓,这样好得快,妈妈快坐下吧。”

    “好。”

    顾浅眉不忍心拒绝儿子,顺从的坐了下来。

    看着儿子小小的手放在她的腿上,顾浅眉眼眶热了起来,眨眨眼,将泪花逼了回去。

    小小的手,仿佛有着巨大的力量。

    顾浅眉觉得自己的腿,已经好了。

    “妈妈,怎么样?”

    “很舒服。小天累了吗?累了就先放下,妈妈自己来。”顾浅眉赶紧拿开了顾天的手,自己装模作样的揉了几下。

    她的腿已经没得救了。

    除非有医术圣手给她再次动手术,否则……就永远如此下去。

    “妈妈,晚上你还要出去工作吗?”

    顾天转身去煮水,然后倒了一杯过来。

    不知想到了什么,小脸皱成了一团。

    “妈妈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那份工作,当然要好好做了。这样才有钱让小天读大学,小天晚上一个人在家里,要锁好里面的门,陌生人叫你开门,千万不要开,妈妈回来了才能开,知道了吗?”

    这样的话,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了。

    “我知道了妈妈,你要早点回来。”

    “太晚了,你就先睡,不要等妈妈了。”

    “好。”

    顾浅眉做好了饭,和儿子匆匆吃过了晚饭后就出门了。

    出门前又是一通重复叮嘱。

    “妈妈出门小心。”

    “回去吧,把门锁紧了。”因为担心顾天,顾浅眉特意给顾天买了最好的锁,而且门也是花了点钱多加了一道防盗门。

    两重保障,顾浅眉自己才放心。

    之前要不是顾天坚持自己下学,顾浅眉估计更要忙活。

    幸好学校不过是出了这片就是幼儿园了,上学顾浅眉是必要送的。

    也会尽量的赶回来接儿子放学。

    今天她一直跟着儿子的身后,看着他安全进了家门才转身到外面的路口买水果。

    晚上七点半。

    顾浅眉准时的出现在一家高档的休闲娱乐会所。

    几乎是顾浅眉一出现,就将周围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可当看到她一瘸一瘸的往里走,不由失望的收回眼神。

    脸蛋虽然长得漂亮,可惜是个瘸子。

    楚珩今天被朋友拉过来参与这场酒局,要不是看在老友的面子上,他也不会轻易踏进这种地方。

    名为休闲娱乐场所,可安排过来的人可一点也不休闲。

    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一进门就朝他身上贴,要不楚珩那张冷脸,估计就要直接脱光了贴。

    自然。

    最后没有女人敢靠近这个浑身散发出冷气息的英俊男人身上。

    老友景越蔺抬着修长的手,笑眯眯的朝那些女人道:“你们身上的粉擦得太厚了,人家楚总可是喜欢素颜。你们有谁敢现在洗把脸,再来让楚家验验货,说不定会被选中哦!”

    景越蔺知道楚珩的家教严,这种类似于夜店的地方,楚珩向来很少沾。

    只是这次组局的人不识趣,以为找几个庸脂水粉就可以将人摆平。

    诛不知,选错了地,就等于得罪了人。

    选个清雅点的地方,吃个饭,喝个茶不就成了?

    非得折腾这些庸俗的。

    景越蔺心里啧啧的摇头。

    他的话一落,包间里的气氛有那么瞬间的静了一下。

    然后有人赶忙打圆场。

    这里大部分都是一些大企业老总,一些相关的政客,还有一群庸脂水粉。

    做东的人姓郑。

    郑总。

    做房地产的,只是最近每次竞标,地皮都出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问题,闹得他心慌。

    好不容易打听到了楚珩要来这边视察,顺道规整一下刚刚收购上去的小公司。

    正巧。

    这位郑总和景越蔺有些关系,所以就拜托了他。

    景越蔺只说牵线,至于一些爱好等问题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景越蔺可没有义务帮他这么多。

    结果没想到竟然是安排到了这样的地方。

    以楚珩的身份,这样的场面早就少年时经历不知凡几了。

    楚珩没等那位郑总开口说话,长身一起。

    他一起身,所有人都跟着看了过来,气氛也跟着变了变。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我出去透透气。”

    沉冷低磁的声音已经明显的暗示出他的不高兴。

    大老板不高兴,大家都变得战战兢兢了起来。

    “我陪你一起,有些话正好单独和你说说!”景越蔺笑着起身,率先打开门走了出去。

    楚珩没有让谁跟上,大家坐着不敢动。

    楚珩朝着走廊往外走,跑到了后门的通风处,掏出了烟点上。

    袅袅的烟雾升腾,将他深邃不见底的黑眸迷上一层薄薄的雾。

    景越蔺站在他的身边,低声一笑:“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识趣,你要是有事,可以先走一步,不要卖我面子。”

    这个人对景越蔺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楚珩点点头,抽了两口就灭了。

    景越蔺看着丢到地上的烟蒂,又是一声笑道:“家里禁得这么严?每次都抽不过三口就扔掉。你不知道这一根烟有多贵?”

    “和家里没关系,”楚家没有禁烟。

    “这又是什么嗜好?”景越蔺无语。

    “我先走一步。”楚珩没有打算再折回去,迈开腿,正要从后门直接离开。

    突然左侧方向的小门被打开,一道倩影出现在眼前,走路的动作一拐一拐的,手里还提着极重的垃圾袋。

    那道门,正是厨房的后门。

    楚珩看到这道身影,身形一顿。

    景越蔺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怔:“认识?”

    楚珩皱眉,摇头,“不认识。”

    景越蔺却不由盯住了前面的那道身影,起了一些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