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绥城议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阙城主,咱们绥城虽不是什么大城,但城中百姓千千万,今日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了吧。”

    楚云新国,绥城,城内,

    一方长桌上左右坐满了城中的权贵高层,适才发问的是城里做灵石行当的钱老五,字字诛心,正是在逼问着首座上的男人。

    “钱先生莫慌。”

    “如何不慌?新国向我们保证过,只要投降今后的日子便通畅无碍,可这才刚过了几年,你瞧瞧城外,兵临城下,那联军的马蹄子都快踏到城头来了,如何让我们安心得下去!”

    “是啊是啊,这还是我们些做生意买卖的人,普通老百姓早十天半月的闻了风声就足不出户的躲着去了,如今城里的街巷大白天跟个闹鬼似的,这城里还怎么待人?”

    钱老五的话一出,立刻跟着有人响应了起来。

    阙正奇嚼着一颗枣庄的灵果,外皮是橙色的,不紧不慢的蠕动着嘴唇,似是而非的点着头道,“大家说的情况我能理解,但王爷许下的诺言不会有假,如今的绥城依然太平,只是大家伙儿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说着还不忘把手中的沙盘摆了出来,“你们瞧,这是吉安城的位置,这是咱们绥城的位置,联军虽然看起来势如破竹,但实际上内部已经生乱,没能力再往前去,所谓的驻军只不过是吓唬吓唬咱们而已,你瞧他有胆子往前踏出一步吗?”

    钱老五不声不响的坐回了椅子上去,众人又是一阵眼神交流,虽有不满,但人家说的也是实情。

    楚云大陆的绥城是一个有名的地方。

    此城非东南西北四大护皇城的任一城邦,但却同四大护皇城与帝都有着同样的距离,可以说是除了护皇城外距离帝都最近的一座城市。

    正是因为距离上的影响,绥城与大多数人想象中的城邦很不一样。

    城主贵为城主,却没有制霸一方做土皇帝的气概,偏偏城中势力鱼龙混杂,明面上的官方体系,军方政权,世家门阀,山门别院,琳琅满目,导致了这里少了城主大人一言堂的统治地位,而诞生出了各方势力联合执政,小事议事,大事接受楚云国管辖的官方体系。

    说白了就是第五个护皇城的存在。

    以前楚云帝国还是天穹世界六大国之一的时候,绥城自然没有问题,可楚云帝国一旦覆灭,绥城一下子就成了无头苍蝇,连个掌权的人都没有。

    偏偏有趣的是,五大国围攻楚云帝都时,并没有选择走绥城这一条路,所以绥城虽然临近帝都,却难能可贵的避开了最大的一场战役。

    这一次侥幸的逃离危险,一下子给城内的所有人指了一条明路,似乎所有人都找到了他们擅长的生存方式,也就是变脸的本领。

    当陆远接受调令,借助小公主上位成为太师的时候,绥城第一个站出来支持陆远,并且把城中当年十分之一的俸禄原数不动的交了上去,一时间名动四海,让人以为这是一座保持本心,一心为国的城邦。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好景不长,陆远才刚一露出败相,城中的各贵族高层便联名上书给王爷弹劾了陆远的种种不是,且义无反顾的改站在了陈俊良的一边,也正是这一反转,使得楚云新国与复国党之间的实力拉开了差距,陆远一下子从天堂跌到了地狱,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这下子谁都看清了绥城墙头草的本质,那一任的城主在绥城改了阵营以后,第一时间被陈俊良换掉,却并没有改变这座城的本质。

    如今联军大势,虽有阙正奇这位陈俊良的老部下坐镇,但还是按压不住这群人投降的本心。

    在他们的眼中,只要投降得早,城里就一切如初,没人干预得了他们的内部,没人毁得了他们的生意,只是换了个主子而已,何乐而不为呢。

    按理说这个时候,要想办法增加这些墙头草的信心,告诉他们联军势力是一时风头,楚云新国还有后招未发,说不定就能把军心暂且稳定下来。

    巧了的是,阙正奇此人不善言辞,又是陈俊良的疯狂追随者,言听计从,怕是比水球遭到洗脑了的邪教教徒还要疯狂。

    他知道陈俊良一定还有后手,因为陈俊良私下里告诉过他,但是他却并不知道这后手是什么。

    他是信了,可他就凭着一张嘴来说服在座的几十人,当别人都是傻子不成?

    这就跟一个素来不好好学习的学生跟你说这次考试要考满分一样。

    连个理由都讲不明白,谁会信你?

    会议开的快,结束的也快。

    城中的原势力都知道这位新来的城主不是个能听进去话的人,城中的军政又都在他的手里,想让他就这么答应投降,简直难于上天。

    懒得再废口舌,从府里散去,又转头走进了钱老五的地下钱庄的库里,私下密谈了起来。

    “怎么办?阙正奇是陈俊良的人,今日还能与咱们和颜悦色的交谈已经算是给我们面子,让他投降是不可能的。”

    “要不要再观察一阵子,阙正奇虽然蠢了些,但有几句话说得没错,陈俊良这次败得太快了,不像是他,很可能留有什么后手,你们看联军自己都怂了,远远的驻扎在绥城百里之外的地方每日派探子前来观察,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哼,他能有什么本事,当得上王爷一靠得是他那个师父,二靠得是咱们当初的临阵倒戈,没有咱们的帮忙,恐怕他连个陆远都不是对手,还想有今天?”

    有一人想起来,“这话一说我想起来了,陆远如今好像就在联军之中吧,咱们就这样投降联军,会不会碰上他,毕竟咱们当初可是与他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四周寂静了起来。

    不错,众人似乎都在比较着楚云新国和联军势力哪一方更为强大,冷不丁把这件事给抛之脑后。

    “倒是提醒了我,看来咱们要从长计议了。”

    “是啊,陆远应该把咱们恨之入骨,听说联军的统帅和陆远的关系不错,恐怕咱们就是投降了过去,也没有好果子吃。”

    “再看一看吧,等什么时候联军真的兵临城下了,再谈此事也不迟。”

    不愧是一众墙头草,来了地下府库里交谈还没过五分钟,就在一个人的煽动下所有人改了主意。

    众人散去,那早先提起陆远名字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点燃了一张符纸,与此同时,在阙正奇的桌上,一张红纸上面浮现出了“任务完成”四个黑体大字。

    阙正奇眼里闪过一丝火热,不愧是他所仰慕的大人,为此时焦头烂额了小半个月,被王爷一个小小的计谋便得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