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石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下到第五刀的时候,石中竟流露出一丝光芒,解石师傅面露讶色,周安几乎都要欢呼起来了。

    第八刀时,石内的灵矿露了出来,是一种纯粹到耀眼的红,这其间几乎连石的纹理都看不见了,云衣本以为是什么火系的灵石,可触之竟是彻骨的冰凉。

    “赤冰晶!开出赤冰晶了!”解石师傅一招呼,瞬间散布在各处的人竟悉数围了过来。

    “赤冰晶是什么?”云衣在被包成饺子馅之前退到人群外面,小声问孟凡。术业有专攻,纵是她再见多识广,也不能面面俱到。

    “你知道赤冰吗?”孟凡其实也想挤到前面一探究竟,但想想这东西终归是他们的,而且能让云衣不知道的事情毕竟不多,遂留在后面,耐心地给她讲解,“在极寒之地凝结上万年的冰会呈现一种与冰完全相反的奇异的红,时间越久冰越凝实,最终凝结到一定程度有几率形成一种晶矿,即赤冰晶。”

    略顿了顿,孟凡接着说:“赤冰晶,辅之以火琉璃、青玄木,是我所知的炼制丹炉最好的材料。”

    云衣听着有趣,“这三物相克,如何炼制成器?”

    孟凡很奇怪地看了云衣一眼,“那冰火相克,冰火兰又如何存之于世?”

    “那是天地造化......”

    还没等云衣解释完,孟凡便开口打断,“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何要将天生的和人造的分得那么清,修炼即是逆天改命,炼丹、炼器哪一样不是在造这世上没有的东西?”

    “这不一样......”云衣张张嘴想反驳,可却又发现似乎无从反驳,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她千年来学的是理解和顺应,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道是创造。

    似乎有什么陈年的桎梏在云衣心中裂开了,随之而来的,会是一个崭新的领域,一个许久未有人踏足的领域。只是现在的她尚没有察觉。

    最终解出的赤冰晶足有成年人一个拳头大小,若按市价,足以抵扣周安败出去的那些上品灵石,更何况这东西,往往有市无价。

    一一婉拒了旁人的求购意愿,药归将这块赤冰晶拿玉盒装好,交给了孟凡。

    孟凡知晓他的用意,也不跟他客气,单独拿出一个储物袋,郑重地装好。

    云衣过去拍了拍他的背,想说什么却被药归抢先开口,“不用道歉也不用道谢,你说的,朋友之间,用不着这么客气。”

    没想到当时自己那番话药归竟是听进去了,云衣哈哈一笑,“不错不错,有前途!”

    之后药归又出手了几次,竟是从未失误,三块石料便挣回了周安败光的几十块上品灵石,周安简直要将药归奉为神明了。

    当药归选中的第五块石料开出颇为珍贵的莲心玉时,那个少年终是坐不住了。

    随手拽了个解石师傅跟在后面,少年开始认真地挑选起了石料。

    见他这架势,除云衣一行外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不约而同地跟在后面,云衣这才发现,她入场这么久,竟还没看到有旁人选中什么石料,难不成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这少年赌石的?

    “开始了开始了,”周安见那少年动了也颇是兴奋,“注意看,接下来是真正的神迹。”

    云衣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周安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跟着少年,只是找了个开阔的地方,能看到少年的一举一动。

    少年的手法看起来比药归的随缘瞎蒙靠谱得多,但云衣对鉴石没什么兴趣,她始终盯着的,是少年那双美得不可方物的眼睛。

    大概是出于对美的过度偏爱,她总觉得尽管这少年架势、手法皆是专业,但他所有功夫应该在那双眼上。

    看了大概两列,少年终于出手,选中了一块极黑的石料,云衣都怀疑那块不应是石,而是凡间烧火所用的煤。

    解石师傅接过石料,没有急着解,少年面向身后的大部队,吊儿郎当地开口,“五十上品灵石,有人想赌吗?”

    云衣听见这开价一惊,原来赌石还有这坐地起价的规矩?

    更让云衣惊讶的是,这般天价,也真有人敢赌,还不止一个。

    “这位快一点,”先来后到,这少年倒是公正,而后扭头对解石师傅说,“开吧。”

    第一刀即见异象,这本该令人叹为观止的手艺,在场众人却仿佛见怪不怪,他们只关心开出的东西是稀有,还是更稀有。

    石中的东西渐渐显露全貌,云衣皱了皱眉,这东西,不像是灵矿。

    “圣言石!”前排已然有人叫了出来,刚刚出了五十上品灵石那位,此刻一脸得意,他何止是赚了,这简直赚翻了。

    “天哪,”周安倒吸一口凉气,“他果然是怪物!”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云衣越发地看不懂了。

    “人间每有修士得道飞升,便会留下一块圣言石,上面或镌武技功法,或镌悟道心得,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周安以为云衣问的是那块圣言石。

    “那为何这少年要在解石之前要抬价?”

    “这分明是降价,”周安对于云衣的不解也颇为不解,“这妖怪五六年前横空出世,年年石鉴赌石未尝一败,他挑中的东西从来都比他报出的价值要高得多,也只有他心情好的时候,能这样施德行善一下。”

    “那丹阁就这么看着,任由他这样?”

    “这是丹阁首肯的,丹阁年年举办石鉴,不过是为了挣钱,现在有这少年在,简直把石鉴办成了拍卖会,所得他和丹阁五五分,从来稳赚不赔。”

    云衣现在明白刚刚周安说的所谓“神迹”了,怪不得刚刚药归五发五中都没引起太大轰动,原来这竟深藏不露着这般大神。

    这场盛典一直喧闹至午时,周安说每年石鉴,这少年只来半天,碰上是运气,碰不上也没什么可埋怨的。

    “可这种拍卖,不是进行得越久对丹阁越有利吗?”云衣有些疑惑。

    “这妖怪来无影去无踪,谁也不知道他的姓名来历,他不高兴出现,没人找得到他。”周安撇撇嘴,虽然嘴上有几分不忿,可心里终究是羡慕的。

    “不知道姓名你们怎么称呼他啊?”云衣发现好像周安一直“妖怪”“妖怪”的在叫那少年。

    “他们原尊他为石中圣手,”周安顿了顿,神情难得的严肃,“可他说他是,石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