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大战一促即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贾申明辞官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南秦整个朝野,满朝文武震惊。贾申明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未来的仕途更是不可限量啊,可谁也没有想到,贾申明就是在这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了毅然辞官,说什么厌倦了京城的生活,不喜欢被人拘束着,想去看看这天下的大好河山。

    总之一句话,就是他做官做烦了,不想干了。

    这个消息无异于在平静的湖面上扔了一颗手雷,掀起了巨大的风暴,可无论皇帝怎么样挽留,而贾申明去意已决,无奈皇帝只好同意了他的请求。

    贾申明辞官,让南秦的朝局发生了微小的变化,那些本就摇摆不定的官员,意志坚定的站在了殷丞相的那一队,而贾申明的那一派,由于群龙无首,除了刑部尚书等几个老顽固仍在坚持之外,大部分虽然动作不明显,可已经开始动摇。

    殷离恨不得在丞相府的祠堂,为列祖列宗磕上几天的响头,这可真是上天开眼,祖宗庇佑啊!

    贾申明在朝堂之上,可是一直与自己作对的,是自己将来要做的大事时,最大的绊脚石,自己正愁怎么样将他除去呢,如今这个绊脚石竟然自己主动离开了,这怎么能不让他开心,不让他兴奋。

    或许这就是上天对他失去儿子这件事最大的弥补吧!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幸而他意志坚定,迅速为自己寻到了新的人生的奋斗目标,若是自己失去了儿子便一直萎靡不振,岂不是辜负了上天对他的宠爱?

    可没等他欣喜几天,便发现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虽然贾申明不在朝堂之上了,可已经久不上朝的七皇叔宇文慕之这个时候开始按时上朝了,不仅如此,还经常时不时的蹦出来与他作对,感情自己这前脚儿刚赶走一匹狼,后脚又紧跟着来了一只虎?朝堂上的局势再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而殷离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平日里不在京城,一声不吭的宇文慕之,竟然不知不觉的就在朝堂之上培养了一些自己的势力,自己的亲信,什么刑部尚书,御史大夫,竟然都是他的人啊!

    不对!不仅是他们!

    或许就是那贾申明也是他一手扶持上去的!否则怎么解释,贾申明这刚一辞官,宇文慕之便亲自上阵了呢?

    原来宇文慕之他才是背后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殷离的心情有些复杂,他与贾申明斗了那么久,都没有什么结果,而七皇叔的能力与手段,更在贾申明之上,他应该加快速度,速战速决才对!

    这一日下了早朝,宇文津将宇文慕之留下,带着他来到了御书房,拿出曾经凤剑山庄的档案,交给他。

    “慕之,二十多年前,有一宗凤剑山庄的案子,如今有人告诉朕,当年凤剑山庄是被冤枉的,这件陈年旧案,朕打算交给你去办,你务必查清楚,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宇文津语重心长的对着宇文慕之交待道。

    “好!”宇文慕之点了点头,“皇兄,这件事情,很重要?”

    现在他确实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其他的事情,毕竟这几日殷离的动作不断,虽然他尚不清楚,殷离最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可凭直觉,定不是什么好事!

    “是!很重要,关系到……,与你有关!”宇文津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实话。

    与自己有关?宇文慕之蹙眉,凤剑山庄的事情怎么会牵扯到自己的头上?

    “皇兄,你可是有什么事情隐瞒了我?”宇文慕之看着近日里有些萎靡不振的宇文津,不确定的问道。

    “即便是隐瞒你,可,也是为了你好,慕之,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朕自会告诉你,好了,这件案子,你尽快查清楚,还当年一个真相!”宇文津摇了摇头,轻咳了几声,黄真见状,慌忙上前给宇文津锤了捶背。

    “臣弟知道了,皇兄,你也要保重身体,要不要让程山给你看看?”宇文慕之担忧的问道。

    “没事儿!”宇文津摆了摆手,“上了年纪,就这样!你快去办吧!”

    宇文津久久的凝望着宇文慕之离开的身影,回头和黄真说道,“你说,慕之他喜欢坐在这个位置上吗?”

    饶是黄真跟在宇文津这么多年,听到这句话,也是吓得脸色苍白,他慌忙跪下,“皇上!”

    “瞧你!”宇文津轻哼一声,“朕还能杀了你不成?这皇宫里这么多人啊,就没有一个人敢与朕说实话,朕以为你是不同的,没想到,你这个老油条啊!哼!”

    黄真颤颤的站起身,看着一脸孤寂的宇文津,终是忍不住说道,“皇上,老奴看七皇叔他平日的作风,未必喜欢坐在这里,束缚着自己!”

    宇文津很诧异黄真能说出真话,于是忍不住点了点头,“是啊,朕也觉得,他未必会喜欢,只是看近几天,他每日都早朝,朕还以为他变了心思了呢?”

    “不过!”宇文津想了想,又说道,“慕之他若是不喜欢,皓王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黄真飞快的看了皇帝一眼,立马低下了头。

    皓王?皇帝中意皓王?可皇贵妃……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这个位置,不知道多少人眼红,挤破了脑袋,搭上身家性命都想得到,可你看,怎么到了朕这里,居然还为难起来给谁了?”宇文津自嘲的笑了笑,“要朕说啊,这个位置有什么好的,高高在上,太冷,太寂寞!时间一长,就真正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宇文慕之这几天很忙,非常的忙,忙的甚至除了吃饭、睡觉,便没有其余的时间分给夏竹青。

    上完早朝,宇文慕之便是一头埋在了书房里,夏竹青担忧他的身体吃不消,毕竟身体好了才没多久呀,可她怎么劝,宇文慕之虽然也答应了不这么累,可转眼又去了书房,夏竹青对此很是无奈。

    宇文慕之出神的望着卷宗,当年凤剑山庄之所以证据确凿,是因为有老庄主与北燕摄政王的往来书信,尤其是上面都有双方的印章为证,老庄主已经作古,如今唯一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人,只有北燕的摄政王,他觉得有必要去一趟北燕,可此刻离开南秦,想到一直上蹿下跳的殷离,他就放心不下!

    这一日,燕倾天与燕墨背着行李,一起来向宇文慕之辞行,或许此生山高水长,而此后两人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两个人正嘘唏不已,依依话别之际,夜风便匆匆来报,北燕摄政王集结了四十万人马,驻扎在北燕与南秦的边界,大战一促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